祸害乡邻、以权谋私!村霸干部可休矣?

2019-11-23 11:14:00   【浏览】770次

一些“村霸干部”在村子里很猖獗。有些人热衷于用钱购买“官员”,并以“官员”的身份赚钱。有些人利用家族权力和暴力来破坏基层选举。下面,让我们来看看村干部的三个典型案例:

头号专横的总裁式村干部

“山是我的,土地是我的,河是我的,甚至河里的一块石头也是我的……”廉家的成员曾经在村子里受到威胁。

今年3月,湖北省广水市地方人民法院公开判处广水街图们村前村委会主任连广辉11年至1年零3个月有期徒刑。

“石莲家族”犯罪集团案件审判现场

石莲长期以来一直使用暴力、威胁和其他手段来制造坏名声、建立自己的权力和确立自己的强势地位。她还通过家族势力操纵图们村的大选,长期控制基层政权。

在采访中,村民们反映,即使是广汇,在成为村委会主任后,也从未在村委会工作过,但只要他在村务上赚钱,他就会干预。他必须修建村子里的主要道路。他还必须修缮被重新安置的房屋来帮助穷人。即使其他人已经签署了合同,他也将成为“合作伙伴”

负责调查此案的警方表示,在警方调查期间,一些村民不敢向警方报告真实情况。

二号“两面派”村霸干部

“如果再给他几年时间,这个人可能会被“洗白”,成为农村财富的领导者。”海口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副队长吴玉文在侦破一起黑团伙案件时表示。

一些“村干部”似乎是“有能力的人”和“致富的带头人”,而另一些人则善用小恩小惠收买人心。在幕后,他们以牺牲国家为代价慷慨解囊,被大众蒙蔽双眼,并致富。

2018年12月,绰号“博达”的甘博和他的养子“梁耀辉”陈某辉被检察院起诉。甘博帮派独霸一方,暴力聚敛6700多万元。该组织多达33名成员从事了28项非法和犯罪活动,造成1人死亡、5人轻伤和其他严重后果。

此外,甘博利用小恩惠来拉拢村民,尤其是老人,并假装慈善以获得他们的信任。在争取政府征地补偿时,甘博带领村民们与政府和开发商发生纠纷。一些村民接受了更多的赔偿,认为甘博是个“好人”,这给逮捕工作带来了一些困难。

庭审后,甘博被判处25年有期徒刑,该组织其他成员也被判处3至22年有期徒刑。

三号“不缺钱”型村霸干部

一些“村霸干部”热衷于用金钱收买“官员”,聚集社会闲散成员和宗族势力破坏基层选举,达到长期控制基层党组织和自治组织谋取私利的目的。

2010年,王张绍回到海口市龙华区杨过村,竞选该村的“两委”。他以200元到300元不等的选票贿赂村民,成为杨过村村委会副主任。他最初是个商人。看到海口市家乡村庄大规模发展的商机,他树立了“回家致富”的理念。

嫌疑人王张绍

当村子在2016年发生变化时,王张绍仍然使用贿赂的方法来购买选票,并在选举日聚集了数十名流氓和地痞来“维持秩序”。看到村民的选票上写着“王张绍”,村民们被释放了。通过这种方式,他再次当选为村委会副主任。

王张绍指示帮派成员在杨过村村委会制造土地纠纷,方法是“买小的占大的”,或者直接拆墙来清除土地边界。他还动员闲散的社会人员以暴力殴打、恐吓、威胁等手段迫使村民屈服,夺取当地村民的大量土地,获利约2.74亿元。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村干部可以退休吗?

海南省政法委副书记刘成建议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科学评估“人治村”能力

继续整顿薄弱和松懈的基层党组织,严格规范村“两委”选举,坚决把不合格人员拒之门外,及时整顿和调整不合格村“两委”队伍,推动纪检监察队伍向农村延伸。在选拔和任命人员时,不仅要考察自己的工作能力,还要考察自己的理想信念、精神状态以及是否有犯罪记录。

研究人员建议:推动政治和法律力量来护送村民自治。《刑法》第256条规定了破坏选举罪,但破坏村委会选举的行为尚不属于该条的范围。

武汉大学中国农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何雪峰建议,应努力完善农村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形成长效机制。

对我们普通人来说,当他们遇到村里的恶霸时,他们能做的就是积极向警方报案,同时确保自己的安全。当沉默的大多数不再沉默时,村干部可以休息了!

来源:中国乡村之声、人民网、海口网

秒速赛车购买 幸运农场投注 uedbet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十一选五


上一篇:新岭南新水乡,华侨城助力打造“优质生活圈”
下一篇:市应急管理局召开“防风险保安全迎大庆”誓师大会相关新闻